標籤: 東南亞

閱讀更多

馬來西亞縱貫公路,深夜如夢般的景象

第一天剛越過星馬邊境,新加坡的現代齊整瞬間物換為邊境的老舊凌亂,那時交通還沒繁忙起來,路上人車仍十分稀少,我聞到一絲預告了白日在過幾小時後,便將炎熱起來的味道。突然我看見,高架橋下寬大的四線道馬路中央站著一個人,那是一個黝黑瘦削、左大腿從中間截斷消失、拄著拐杖穿著破爛衣裳的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