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Abby Chao

媒體編輯,業餘攝影。寫人、寫城市、寫生活中不經意的荒誕與不小心外露的真實。喜歡美的、尖銳的、幽默的人事物,生活過得混亂無章,工整思緒只留給書寫。
閱讀更多

三毛的「拾荒夢」:「學校可以滾出來,書卻不能不念的。」

三毛有一篇文章就叫「拾荒夢」,她讀小學的時候,老師要大家寫「我的志願」,她寫說希望將來可以做一個拾破爛的人,因為可以呼吸新鮮空氣、在大街小巷邊工作邊玩耍,自由自在如天空飛鳥。沒想到老師看了勃然大怒,黑版擦就打了過來,厲聲說她對不起父母,要她重寫。

閱讀更多

英國女王「血腥瑪麗」,一生受子宮內膜異位症折磨

後世對瑪麗的印象,無非是一個殘酷冷血的壞女人,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人們有時或許忘了,瑪麗雖貴為一國公主,王朝之后,她不過也是一介凡人。她的一生顛簸困頓,不僅遭到親人連番背叛,甚至長年婦科疾病纏身,要了解瑪麗一世,不能忽視這些藏在冷冰冰歷史之後,一個血肉之軀的人生歷程。

閱讀更多

年末書單:2020 年我最愛的幾本書

年末,整理了一下過去一年讀的書,算一算,今年不知不覺間讀了 40 幾本,有好書、爛書和無感書,但總體來說算是收穫豐富。這些書,有的是今年熱騰騰的出版品,有的是已經流傳許久的作品(最近心血來潮還讀完了李維菁所有的書,還有三毛全集),以下精選一些 2020 年我最喜歡的幾本,推薦給大家……

閱讀更多

風靡網路的「凡爾賽文體」,訴說著炫耀背後的焦慮感

最近網路很紅「凡爾賽文體」這個詞,查了一下,才發現原來是中國網民間掀起的一波「凡爾賽文學」熱潮,簡稱「凡學」。光聽「凡學」這個名字可能會被誤導,但它和法國的凡爾賽宮無關,也和文學無關,嚴格來說它和前幾年很 popular 的晶晶體一樣,屬於一種網路文體。

閱讀更多

男人抽一整夜的煙,女人做一整晚的夢:《鏤空與浮雕》的名人側寫,陪我們乘過生命的夜車

我喜歡范俊奇筆下的張曼玉,他寫張曼玉的風華絕代,寫她「穿著花色妖嬈的旗袍,提著鋁飯盅到唐樓底下婀娜走過買碗雲吞麵」的極致美麗,筆鋒一轉,感嘆歲月面前彩雲易散琉璃脆,就如張曼玉這等美人也得面臨色衰愛弛的危機。談到媒體大眾對張曼玉人老珠黃的無情批評,范俊奇筆下充滿反思憐憫:「我們有沒有必要對一個喜歡抽很細很淡的煙,喜歡自己剪頭髮,喜歡一個人逛美術館和二手服飾店的女明星趕盡殺絕呢?」

閱讀更多

對「開玩笑」的性騷擾不舒服,是我太小題大作?

「只是玩笑。」「妳那麼認真幹嘛?」「妳想太多了他沒那個意思。」這些說詞,不知道聽過多少次了。有個讀者分享,有次公司開會,主管在台上報告一個案子,沒想到他竟然在全公司男女職員面前,說:「這個案子時間很緊…… 但沒有處女緊。」許多人笑了,也有人聽了很不舒服。

閱讀更多

Meditations:心神紊亂時,讀《沈思錄》替內心注入清涼

生活,就像底下藏滿暗礁的潛流,我們在裡頭載浮載沉,在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的反覆之中,時而出水,時而滅頂。生活亂,心思也亂,於是每天和自己對話,在內心找到一方安靜之地,是多麽重要。最近在讀羅馬哲學家皇帝馬可·奧理略(Marcus Aurelius)的《沈思錄》,覺得有一種安心定神的功效。馬可·奧理略是著名斯多葛學派哲學家,不僅政治手腕高超,看待人生也有過人智慧,他的統治被視為羅馬黃金時代標誌。

閱讀更多

當年跑夜店,最讓我受不了的那些事

OMNI 禁土嗨吹哨對我來說影響不大,因為我本來就很少去 OMNI,不過以一個「趴齡」已經十年(剛剛掐指一算後嚇到),什麼音樂類型的場所都跑過的人來說,除了吹哨外,更讓我受不了的事情是這些:有時舞跳得正起勁,後方卻有某男在人群掩護下擠過來,像公車癡漢一樣貼上;一群男子像群居動物合作狩獵一般,若無其事跳著舞,實際上是在圍捕中間一群女生……

閱讀更多

Hansel and Gretel:長大後重看《糖果屋》童話,才懂它真正的黑暗

《漢賽爾與葛麗特》最早的版本於 1812 年面世,歷史學家認為,故事背景起源於 1315 年的大饑荒,那時,許多人不僅遺棄自己的孩子以求自保,甚至有吃人肉的情況發生。在原版故事裡,漢賽爾與葛麗特的父母兩人,都同意將孩子遺棄,在後來的版本中,變成是母親說服父親遺棄兩姐弟,再後來,變成是繼母教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