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在乎我是大邱人還是平壤人,我只在乎我的家人」:北韓女子流落南韓,巨大的文化衝擊故事─《歸北者》

跨年之際,南韓夜晚的空氣冷冽,喜慶氣氛隨著燦爛街燈蔓延大街小巷,來自北韓的金潤熙,跟著眾多南韓人推著擠著到廣場上,隨著新年從十倒數到零,煙火迸發,人群歡呼,2018 年跨入了 2019,金潤熙臉上也綻開了紅通通的笑容。

但,這平凡無奇的笑,只是長年抗爭的黑暗歲月中偶然一現的花火。金潤熙來自北韓,八年前因為罹患肝病,從中朝友誼橋前往中國治病,沒想到後來遭到人口販子欺騙,一路輾轉來到南韓,最後因為南北韓的緊張政治情勢,從此滯留在南韓有家歸不得。近日將在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TIDF)播映的《歸北者》(Shadow Flowers),將金潤熙的故事帶到我們眼前,這部片不僅呈現了挑戰成見的多元世界觀,更勾勒了小人物在大世界下的種種無奈與無助。

她為了治病來到中國,卻踏上一場漫長的「回家路」

來到南韓之前,金潤熙的北韓生活平凡而豐足。她上有父母,下有一女,丈夫是一位醫生,一家子住在一起,日子簡單和樂。幾年前為了治病,她前往中國,寄宿在親戚家,本來以為治好病後就能回家,沒想到一到中國,她才發現一切和她想像的完全不一樣。

Photo:TIDF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提供

在平壤,所有的醫療皆是免費,沒想到在中國樣樣都是錢,就連和醫生見面說幾句話也要收費。金潤熙很快就金錢短缺,又不好意思麻煩親戚,只好到餐廳打工。沒想到,一位人口販子盯上了她,慫恿她到南韓能賺到更多的錢,天真的金潤熙於是跟著其他幾個同樣被騙的人,輾轉去了南韓。沒想到一到那裡,馬上就被南韓國安局逮補拘留,經歷了漫長的拷問、監禁與生命威脅後,她擔心自己會死在裡面,無緣再見家人,於是她同意簽下放棄北韓國籍文件,成為了南韓人。

Photo:TIDF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提供

金潤熙沒有想到,從這裡開始,她便踏上了有家歸不得的漫長抗爭。

滯留南韓的北韓人,兩邊不是人

南北韓情勢緊張,政治意識極端對立,38 度線上下勢不兩立。
如果你站在兩個懸崖的上方,至少腳下踩得到穩穩的土地,讓你可以有恃無恐向對岸叫囂,但是,有許多人卻因為各種原因跌落懸崖中間的深壑,兩邊回不去,兩邊不討好,而金潤熙便是其中一人。

Photo:TIDF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提供

這幾年,為了回家,金潤熙不斷參加靜坐抗爭、媒體採訪,甚至還跑到南韓的越南大使館請求政治庇護,還在一次體育賽事過後,企圖奔向北韓運動隊伍請求幫助。有一天她甚至異想天開,以為只要向南韓政府說自己是間諜,服刑期滿後就能被送回北韓,無論如何總比遙遙無期地困在異鄉好。沒想到「自首」過後,金潤熙成了法律認證的「間諜」,跳到黃河洗不清。一次又一次的抗爭最終都以失敗收場。南韓人與北韓人都咒罵她,「妳怎麼能離開天堂般的北韓,婊子?你只要穿過邊境離開就好了,瘋賤婦」「我們怎麼會有這樣的垃圾?」「妳在那裡得到醫療幫助,然後現在又想回來了?」「把這混蛋送回北韓!

看著這些攻擊言論,金潤熙無言以對,只能把痛苦往心裡吞。

北韓人來到南韓,經歷種種文化衝擊

身在民主世界的我們,在看待北韓時,往往帶著神秘感與偏見,總覺得北韓所有人民水深火熱,受到極權控制,得不到快樂。但是,在《歸北者》紀錄片中,卻有不少討論顛覆了這樣的想法。例如,對金潤熙來說,她在平壤的生活平靜又充實,她無法理解為什麼南韓人要努力工作一輩子買房(「不是所有人都應該要有一間房子嗎?」),無法贊同南韓人動不動超過八小時的工時(「我們每天固定工作八小時,時間到就下班。」),對她來說,北韓雖然有許多事物不如南韓先進,但她並非過得不快樂。許多人認為北韓人要求人民一切標準化,壓迫人的多元性,但正如金潤熙的一位友人所說,「自由世界」的人們,其實心底也希望所有人都一樣,只是沒有意識到罷了。

Photo:TIDF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提供

金潤熙對南北韓文化不同的想法,雖然或許有許多源自個人成長背景的偏見與誤解,但她卻向我們展現了一位北韓人民的真實心聲。

生活比政治真實

金潤熙 2011 年來到南韓,護照被收走,後來更因為一連串誤會,被蓋上「間諜罪」罪名,從此回家路受到重重阻礙。

她的女兒一日日長大,父母越來越老,丈夫獨守孤寂,而這一切,她只能透過簡訊或偶爾由政府同意的視訊電話窺知。金潤熙曾在絕望中嘗試自殺,曾在電話中情緒潰堤,也曾經一度迷失在花花綠綠的世界裡,但每次自我懷疑過後,她總是擦乾眼睛,然後站起來,繼續為回家的路抗爭下去。

Photo:TIDF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提供

後來,朴槿惠被彈劾下台,接著文在寅上任,然後發生了金正恩與文在寅的「世紀之握」,世界瞬息萬變,金潤熙的希望又被點燃,政治人物換位的意義對她來說無關金錢權力,也無關意識形態的支持,她只在意南北韓關係好轉後,她或許就能夠順利回家。如她所言:「我不在乎我是大邱人還是平壤人,我只在乎我的父母,他們又老又病,在等我回去,丈夫女兒也在等我,還有什麼更好的理由?」

說到底,我們必須學會尊重彼此不同的生活選擇。金潤熙非自願來到南韓,日日夜夜期盼著與家人團聚,但她在南韓的一位北韓朋友,卻因為受不了北韓的極端標準化,從小就立志要離開。兩個理念相異的女人,在南韓成為了朋友,不為相異的政治型態爭得面紅耳赤,原因無他,只因為他們尊重彼此,畢竟對一般平民來說,生活比政治來得真實。

因為政治衝突,家庭破碎的人們

《歸北者》這部紀錄片,跟拍了金潤熙的日常生活,平凡之下充滿了暗潮洶湧,也反映了世界政治衝突的縮影。大時代巨輪不斷向前,底下碾壓的卻是手無寸鐵的小人物,《歸北者》導演將這部紀錄片獻給 1950 戰後朝鮮半島被迫分隔兩地的千萬個家庭,而因政治因素被拆散的家庭故事,也不斷地在歷史上重演著,生在台灣的我們也不陌生。

根據導演所言,南北韓情勢轉好後,金潤熙雖然終於拿到了護照,卻不斷被發放「旅遊禁令」,直到今天,她依舊被南韓綁架著,回家之路遙遙無期。

第12屆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TIDF)

■ 日期|2021年4月30日(五)至5月9日(日)

■ 地點|台北新光影城、光點華山電影館、空總臺灣當代文化實驗場 C-LAB

■ 票價|單場 100 元。套票一套500元,共10張單場票券

★ 每兩年最受期待的紀錄片盛會

選映來自全世界近 180 部紀錄片,規劃專業論壇、交流活動,將吸引來自國內外近百
位專業影人、三萬以上的觀影人次。

★ 華人世界最重要的紀錄片平台

設有「亞洲視野競賽」 、「國際競賽」、「台灣競賽」三大競賽,及「華人紀錄片
獎」、「青少年評審團獎」共 11 個獎項,總獎金為亞洲紀錄片影展之冠。

★「紀錄片」本身就是主題

以「再見.真實」為核心精神策劃節目,引薦具獨立觀點、創意美學的作品,拉寬紀
錄片光譜,拓展觀眾對紀錄片的想像。

★ 更豐富多元的影展體驗

除放映、論壇之外,本屆更將搭配紀錄劇場、現場電影、書展等活動。

詳情請上官網 http://www.tidf.org.tw,或上 Facebook 搜尋「TIDF 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