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支持女性主義,幹嘛還要化妝打扮?

Photo via: Unsplash

我第一次化妝,是 17 歲的時候,那時我領了一個小小的獎學金,到德國法蘭克福附近一個小鎮交換三個禮拜,在那裡,頭一次遇到來自世界各地的人。我的室友是一個義大利女生 Elisa,比我還小一歲,但外表卻比我成熟得多,一頭棕金色捲髮,勾得十分完美的眼線,濃密纖長的眼睫毛,畫龍點睛的唇膏。在她身邊,我覺得我的臉好素、好無聊,對她一整袋如數家珍的化妝品收藏,滿心艷羨。有一天,她說買了個禮物給我,打開小袋子一看,竟然是一盒礦物籃眼影,我欣喜收下,Elisa 接著坐下來教我怎麼化妝,我已經忘了當時究竟畫得成不成功,只知道「化妝」這件事情,自此成為我珍藏的記憶、妝點自己的美學啟蒙、女生跟女生間私密分享的美好時光。
回台灣後,我持續探索化妝這件事情。我上的大學是一個理工導向的學校,校內學生通常外表樸素,化妝打扮的人很少。那時候我很鍾情於煙燻妝,喜愛辣妹風格,熱衷於跑夜店,宿舍衣櫃裡有好幾件超短緊身洋裝和 8 公分以上的高跟鞋。那樣的打扮,在當時我所在的環境幾乎是「奇裝異服」,那時最常被問的問題有三個:「妳不會冷嗎?」「化妝品不會很貴嗎?」「穿高跟鞋腳不痛嗎?」無論男生還是女生,無論同儕還是長輩,都問過我這些問題,直到今天還是時不時會被問到。
這些話,是用一種「為你好」的善意,去包裝「你未免穿太露了吧」「打扮成這樣是要勾引誰」的質疑。答案其實也很簡單,會冷難道我不會穿外套嗎?所以我要麼不冷,要麼是雖冷卻有別的考量。
說實話,冬天穿短裙當然是有點冷的,但比起受到喜愛與注目的成就感、替自信心打一劑強心針,以及追求心目中「美」的自得其樂,冷一下,根本不算什麼。冷得很開心,高跟鞋痛得很值得,化妝品錢花得心甘情願,我不欠誰,很對得起自己。
但隨著成熟,這樣的想法開始有了變化。
有一次,某人問我:「女性主義者會化妝嗎?不在乎男人眼光幹嘛還要打扮?」
這一題我想了很久。既然許多的問題,源自於女性自我認知的價值受制於男性的目光之下,那化妝打扮,把自己弄成性感尤物,不是一件很自我矛盾的事情嗎?
這個問題,甚至是一門學術性質的討論:「女人能透過自己的性魅力 sexuality 達到自我賦權,但若這個 sexuality 是為了符合男性品味與喜好而生,這樣的賦權,還算賦權嗎?」也就是說,女人因為打扮自己而在愛情市場裡游刃有餘,是一種爽感與權力,但若女人打扮自己的方式是為了迎合男性目光,如此一來,是否落入了自相矛盾的迴圈?
這個問題困擾我很久,但後來我讀到了一句話,忘記是誰寫的,大意大概是:「Sexuality 是自我賦權,但 Being sexualized 卻可能是有害的。」,我頓時茅塞頓開。
被渴望、被喜愛、被注目,無論對男人還是女人來說,都是一件美好且讓人感到被賦權的事情(除非關注你的對象是某個噁男噁女)。我有次在網路上看南美洲的 Salsa 派對影片,這種社交舞強調男女在彼此舞步的互動進退間,盡情展現個人的情慾和性魅力,影片中俊男美女揮汗如雨,眼神如電,肌肉張弛,釋放出的慾望在空氣間流竄,濃密交織出純粹的性吸引力,那一刻,你可以感受到現場跳舞的男男女女,都是對自己感到驕傲滿足的。人是有感情有慾望的動物,希望吸引他人或被吸引,是很正常的事,不必壓抑,也不需要欲拒還迎或任何藉口,我覺得這種 Sexuality 是很有益身心的。
但 Being sexualized 卻是另一回事。
Being sexualized,可能是某人「只」把你當作情慾客體,你是什麼樣的人、有什麼思想完全不重要,他對你的認識是扁平的、偏頗的,連帶產生各種刻板印象與歧視。就像我認識的一男,他認為和女生擁有純友誼是不可能的事情,但事實上,只要懂得把女人當「人」看的男人,都有辦法和她們維持純友誼關係。
Being sexualized,也可能是一個人把自尊自信,完全建立在是否受異性(或是同性)歡迎之上。這件事我有切身體驗。剛上大學那段時間,我對自己還不是很有自信,當我發現某個打扮公式能獲得男性注目後,就像溺水者摸到浮木一般,樂此不疲。外出時,我老是擔心自己脫妝,擔憂沒男人注意到我,害怕被別的女人比下去,整場活動不斷在內心鑽牛角尖,即便表面平淡無波,內心卻焦慮不安、筋疲力盡。我在乎的不是有沒有享受到美好時光、是否和身邊的人進行有意義的連結對話,我在乎的,只是有沒有人喜歡我。這種想法,毒性非常強大,我覺得根本算一種社交障礙。
成熟一點後,我對自己比較有自信了,連帶不再在意別人對我的看法,這是一個非常「解放」的體驗。我出門時還是會打扮,但內心的世界卻完全不一樣,我關注的,已經不是有沒有受到矚目,而是自己快不快樂,身邊的朋友們開不開心,還有更多更多的其他事情。我偶爾穿高跟鞋,偶爾不穿,我偶爾打扮得很辣,偶爾普通樸素,但無論在哪個狀態,都無損我內心的自在和自信。我認為這是我學習怎麼分辨 Sexuality 和 Sexualization 的過程。

說到底,化不化妝,打不打扮,怎麼化妝,怎麼打扮,都是你自己決定的事情,別人怎麼想,根本不重要,不必跟任何人交代,因為最懂你的人是你自己,只要對得起自己就好。想來想去,我發現很多問題其實都源自對自己感到不自信或沒安全感,只要慢慢從各方面去練習減低他人看法對自己的影響力,學會真正接納自己,這個過程本身就是一種非常解放且強大的自我賦權。到那時,無論面對的是什麼角色、什麼性別的人,你都能自由自在,游刃有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