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Upper house: 在香港都市叢林上方醒來

有次出差,去香港參加英國電商 Net-a-Porter 的亞洲女力峰會,對方很大手筆,幫我們訂了弈居 The Upper House 的房間。出發前我興奮到不行,上網查了他們的房價,一晚竟然近台幣兩萬,要不是因為工作,我根本不可能訂這麼貴的旅館。

The Upper House 就在繁忙的金鐘地鐵站附近,雖然不遠處的街區一如往常地喧囂擁擠,但一跨入這一區,就好像遁入一個異世界,塵土飛揚和鼎沸人車聲都瞬間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酒店沉穩現代的氛圍。

Photo via: Booking.com

這家酒店是 The House Collective 旗下的其中一家,另外幾家包括北京的瑜舍 The Opposite House、成都的博舍 The Temple House,以及上海的鏞舍 The Middle House。四家酒店雖然風格各異,卻都巧妙融合了當地的文化背景與內斂的摩登感。

一踏入 The Upper House,頓時突然神清氣爽、思緒清晰。門口隨時都有三、四個看起來像模特兒的俊男美女隨興靠在一個小接待台邊等候,一有旅客進門,他們就像招呼朋友一樣熱情迎接。習慣了一般接待台總是前台人員在大大的櫃檯後方等候旅客,這種拿捏得恰到好處的隨興感讓人眼睛一亮,覺得這些人不像接待員,更像剛好在這裡閒聚的都會男女,下班後隨時褪下西裝、換上高跟鞋就能去香港某個最時髦的酒吧談笑風生。
總之,旅館的人員素質與魅力雖然看似無形,但卻極度重要,有時候遇到一問三不知還不知所措的服務員,頓時就會覺得這家旅館管理訓練有問題,對它的印象就大打折扣。但若是遇到專業而友善的人,對一家酒店的觀感就會大幅度地提升。

Photo via: Booking.com

The Upper House的飯店房間真的是美到沒話說,我一進房就先被大片窗外的美景震懾,帶我進房的服務員淺淺一笑,隨興地推開牆邊一個拉門,這才發現原來後面還有另外一半面積幾乎一樣大的房間,白色浴缸像個當代雕塑品一樣立在大落地窗前,從這裡同樣能欣賞香港城市天際線以及遠方的維多利亞港。住在這裡幾天,每次我在淋浴間沖澡時,都覺得自己在一個博物館裡面洗澡,有點荒謬失真感,但真的很舒服。
房內充滿木頭與編織等自然的材質,視覺上讓人非常放鬆,但房間裡卻藏了很多自動化的裝置,例如窗戶的兩層窗簾開關可以用床邊搖控器控制,早上在陰暗的房間裡起床,按下遙控器按鈕,窗簾就從兩邊徐徐拉開,慢慢露出外頭的天光與景色,好像替嶄新的一天拉開序幕一樣,當下覺得這大概是我能體驗最戲劇化的起床方式了。(晚上站在窗前還會幻想眼前的高樓大廈一一崩解燒毀,就像電影《鬥陣俱樂部Fight Club》裡的場景)

Photo via: Booking.com
Photo via: Booking.com

頂樓的餐廳 Café Gray Deluxe 提供的早餐不是自助餐,而是單點或套餐式,我點了一套中式早餐,一上桌像是港點八寶盒,港式蘿蔔糕、黃金流沙包、魚子燒賣、蔬菜炒麵和玉米雞肉粥等一應俱全,搭配窗外美景一同服用,什麼煩惱都煙消雲散。

Photo via: Booking.com

如果有預算,很推薦大家來住住看 The Upper House或是這個酒店系列的其他家店,很喜歡他們俐落大器,卻又充滿獨特調性與自然舒適的風格。出差最後一天,在這邊退房後,因為我香港行的工作部分結束了,剩下的是自己的行程,於是就拉著行李 check-in 到只有幾坪大小的香港窩居,雖然沒有窗戶,卻依稀聽得見外頭嚶嚶嗡嗡的吵雜聲。從都市叢林的上空掉落到地面的樹根,這就是編輯的雙面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