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後的他們,在巴黎開了一家台灣珍珠奶茶店

在巴黎街頭,有一家讓人忍不住駐足探看的店。

深棕色調的簡約門面,毫不突兀地混入周圍的法國老房之中,往大片窗戶內望去,則隱約看見漢方藥房的輪廓與溫暖的燈光。每個從店裡走出來的人,臉上都蘊藏著一種平靜與滿足,有的人思鄉情懷剛被溫柔撫平,有的人則在此體驗了第一次的味覺驚喜。

歡迎光臨「Laize 來座」,大家有閒來坐

這家巴黎茶飲店「Laize 來座」,由來自台南的 Stephane 與台北的 Jody 精心打造,兩人因為都擁有設計背景,店內的所有視覺與室內設計全都不假他人,再加上嚴格控管茶飲來源與製作品質,讓這個頗富質感的特色店家,很快就成為台灣遊子與法國人們「有閒來座」的熱門地點。

然而,身為外國人在異地開店絕非易事,短短數個月的時間,兩位年輕老闆們遇上了從未想過的問題、得到了意想不到的啟發,也經歷了許多有趣的故事。透過朋友牽線,我連絡上 Stephane,請他聊聊一路上的心路歷程。

國外對 “Bubble Tea” 的詮釋不盡真實,他們想拿回台灣茶話語權

為什麼兩個台灣人會想要跑到人生地不熟的巴黎開店呢?Stephane 說到,「儘管巴黎生活的飲食風貌相當豐富多彩,但不時還是會有找不到故鄉滋味的惆悵,尤其是以往從不離手的手搖茶飲,在巴黎雖然也有,但大多數的店家並非是台灣人開設的,口味與期待相差甚遠。其實經常人到了國外,才會去反觀檢視我們自身的文化,在這段期間,我也一直不斷地問自己,什麼是當代的台灣茶文化?綜觀台灣人產茶、喝茶與對茶的了解及表現,從手搖茶到傳統茶道,都是台灣茶文化的一部分,甚至是常民文化的陳展,更是台灣文化中,相當細緻且精采的一塊。總覺得巴黎如此大的國際城市,需要一間能夠直覺傳達台灣茶與生活精神的店家,讓手搖茶的話語權重新回到台灣手上,才能讓法國人甚至世界看見台灣飲食文化的精采之處,因此開一間茶館,成了心中一個久燃未歇的想法。

Stephane 繼續說,「也因為在課堂上認識了同樣愛吃愛喝的 Jody,一拍即合,我們便有了一起將想法付諸實行的共識。加上台灣人充滿行動力的天性,我們很快地客服了各種法國行政效率的障礙,將想法付諸行動,從品牌企劃,到找店面、店鋪與各項平面設計,以及施工與進口,都在短短的 5 個月內,利用課餘的時間完成。這完全要歸功於 Jody 流利的法語能力,加上我們合作無間的默契,才能夠如此順利地把想法一同實現,算是一個非常寶貴的經驗,目前店內由我負責公關事務,而 Jody 則主力業務,並一起打理各項店務。」

從一句「我要一杯大奶微微」認出同鄉人

大家在歐洲旅遊時,應該都曾因好奇心驅使而去買了當地的 “Bubble Tea” 吧?我就曾在義大利時因為思鄉情盛,滿懷期待地在街角買了杯台灣 bubble 茶,結果那偽裝成珍珠的啵啵塑膠球讓我大失所望,當時也不禁納悶外國人到底對 “Bubble Tea” 有什麼誤解?這樣的問題,Stephane 與 Jody 也遇到了。

「其實文化差異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在國內大家熟悉的手搖茶,到了海外,可能在每個人的腦中,都是不一樣的東西,」Stephane 說,「例如,有些人會以為手搖茶就等於奶茶,有些法國的顧客已經被一些店家教育成 Bubble Tea 裡一定有珍珠,所以在拿到自己點的飲料後,才狐疑地看著細吸管說,那珍珠呢?

大多數的消費者也有 Bubble Tea 就是甜的刻板印象。我們試圖用嶄新的形式,讓法國的消費者知道,除了奶茶之外,還有純茶、果茶等選擇,Bubble Tea 其實就是台灣人喝茶的方式,它可以很清爽很健康,也不一定非得加珍珠。

而說到珍珠,我們是以台南地區慣用的波霸奶茶作為命名,這對許多顧客而言也很新鮮,常會被問到波霸是什麼?為什麼叫波霸,並露出尷尬的笑。有些法國人會要求試吃,反應兩極,要嘛是大讚美味,要嘛則是表情扭曲,像是在接受酷刑。當然一試成主顧者不在少數,波霸畢竟有它的份量與魅力。

除了茶,糖度與冰量的選擇對台灣人來說再習以為常不過,但常常會遇到有人說少糖其實是指微糖,有些人會以為去冰是熱飲,誤解糖度與冰量的情況時常出現。所以當我們聽到有人說出「我要一杯大奶微微」時,心理其實是一陣的狂喜,像是只有台灣人才知道的密碼,能打開一場內心戲的大門,想要握起對方的手說:我懂你!」

見招拆招:法國人的乳糖不耐、門面法規與硬水特質

雖然 Stephane 與 Jody 在法國都擁有豐富的生活經驗,法語也說得流利,但在當地開店依舊遇上了不少始料未及的問題。Stephane 分享到,「其實開店之後,許多問題才陸續出現。當中包含市場的差異、物流、外部環境與行政上的問題等等。巴黎畢竟是座國際都市,有各國的消費者,本來就喜歡手搖茶飲的亞洲人裡面,又有韓國人、日本人、中國人、越南人、泰國人等,大家喜歡的口味都不盡相同,需要找到一個公約數,才能滿足大家味蕾。許多法國人也有乳糖不耐症的困擾,因此我們也在營運後,增加了豆奶的選項。

而法國的水質屬於硬水,不適合泡茶,我們費了很大的心思去處理水質的問題,除了希望大家可以喝得健康,也期許將台灣好茶的滋味如實重現。
在行政上,由於法國都是古老的樓房,市容受到嚴格的監管,我們光是要改變門面的顏色,就必須要經過市政府跟大樓管理委員會的同意,要有齊全的文件,層層審查,這些都是在台灣鮮少碰到的問題,也算是長了見識。隨著巴黎茶飲市場的快速變遷,如何站穩腳步,堅持初衷,在持續成長的狀態下,把台灣茶文化引介給每位顧客,想必一直會是件極具挑戰卻又有趣的工作。」

在法國要懂「認命」,淡定處事偶爾來點運氣

我問 Stephane,開店這幾個月來有沒有磨出什麼待人處事的心法,他說:要認命。

「在法國,經常需要有「認命」的體悟,凡是就算再躁進,也經常得不到進展,在台灣一天能達成的任務,在法國可能要等上數個月,還不見得能塵埃落定。訂的貨數量不一、貨送錯地址、甚至音訊全無,都稀鬆平常,只能慢慢地等待,但同時又要時時去緊盯進度,稍有不慎,就出了差錯,找人投訴,對方也可能只是聳聳肩跟你說「這不是我的問題」。所以我覺得在法國處事的心態以及人際交流的方式,是跟台灣相當不一樣的,卻也讓我們再再思考,或許有許多事,並不盡人意,卻又無需太過鑽牛角尖,又或許,只需要一點運氣。」

巴黎的台灣茶店?台灣與法國人反應大不同

融合了中與西、古與今的「Laize 來座」,雖然整體達成了一種優雅和諧,但在東方與西方人眼中,卻仍然是個不太一樣的清新存在,對這家店的反應也很多元,「通常台灣人評價我們的茶飲時,都會提到這是令人熟悉的味道,或是終於能在巴黎喝到真正的好茶。由於我們的品管相當嚴格,茶葉與物料都堅持自行進口把關,我們甚至親自參觀了茶園深入了解我們的商品,並且摒除各種「偷吃步」的方式,以傳統的工法煮茶,茶湯自然好喝。而巴黎人喜歡嘗鮮,對於 bubble tea 雖然不陌生,但看到我們的茶單如此豐富多元,也總是會嘖嘖稱奇,好似發現新大陸般欣喜,」Stephane說。而法國人怎麼看?他說,「口味「自然真實」是大多數法國人對於我們店的印象與評語。」

在巴黎街道,聞到台灣南國清早的煮茶香

Stephane 提到在巴黎開「Laize 來座」,是想要拿回台灣茶在國外的話語權,同時也是把美麗的台灣茶飲文化發揚光大。因此除了販賣常民茶飲外,他們也規劃了許多相關合作與活動。
「日前在春夏交替的時節 , 我們就特別邀請了遠自台南的衛屋茶事到巴黎進行了三檔的和菓子聯名活動 , 顧客可以在店內吃到新 鮮現做的和菓子 , 也從台日的甜點美學中 , 感悟東方特有的季節之美。但對於來自台灣及日 本以外的顧客來說,和菓子也是一項相當新奇的產品,客人總會在櫥窗端詳許久,猜測著內容物,「是糖果」「感覺很甜」「感覺芒果不該跟巧克力在一起」像是孩子般大展想像力。

不過,除卻文化的差異,其實有些視覺上的語彙還是共通的,最常聽到顧客一踏進門就驚喜地談論著我們的店設計『好美』『好像藥房』『好摩登』諸如此類的言詞不絕於耳,好似能看穿我們設計的心思一般。来座的主體設計確實是以台南的漢藥房為靈感,因為茶在古代被視為是草藥,透過如此的設計,除了可以串起茶的歷史記憶,也將台灣的常民生活面貌以極簡的方式重新在巴黎構建,像是多啦 a 夢的任意門,可以讓大家的思緒,透過五感的體驗,漫遊到千里外的美麗島上,好似看見了南國的街景,台南民權路上的老鋪,還有清早的煮茶香。」

「Laize 來座」是間會呼吸的店,茶香與人情是其中流竄的血液,他們隨著季節更迭持續設計出高度質感的選項,無論是台灣人還是外國人,每一次到這裡,都能發掘到意想不到的驚喜。這家優雅的台灣茶飲店默默地在巴黎街頭開幕,未來或許也將默默地成為台灣文化在異地的一顆耀眼星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