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更多

這一年,我得了和梅艷芳一樣的病

今年五月我做了一個小手術,而事情要先說回去年十月。
我從 25 歲開始,每年都會去做一次抹片,第一年報告發炎,發炎通常沒有什麼大問題,剛好我那時候有得細菌性陰道炎,因此當時也沒想太多,只是簡單治療就沒事了。沒想到去年十月做了抹片後,兩個星期收到報告通知書,竟然刺眼地寫著:「異常」。

閱讀更多

編輯下班後:採訪「人設」與現實落差很大的人們

見到F姐本人時,覺得比起店老闆的身份,她看起來更像到店裡來消費的那群貴婦。睫毛種得濃密纖長,皮膚保養得吹彈可破,身上的衣服一看就知道至少上萬。「所以你們要在哪裡拍?」F姐問。「角落那一桌可以嗎?」我問。「可以是可以,但要快一點,我等下還有事情。」F姐冷冷地說。

閱讀更多

「在城市生活久了,早已習慣不斷回到一個人」:4 本描繪「都會女子」的圖像小說

女子們有的北漂,有的獨居,有的暗自舔拭內心幽暗的傷口,有的暫時忘卻人生煩惱,花一下午放空在廚房製作醃菜…… 這些或大或小的生活經驗,或光鮮或灰淡的人生切片,造就了每個獨一無二的我們,記錄了女子切實生活的腳步痕跡。

閱讀更多

CHABOUTÉ:讓我們困住的,往往不是實體的牢籠,而是心靈的設限

假如一個人從一出生就被關在一個封閉的小房間裡,這房間沒有窗戶、聽不見外面的聲音,也沒有其他人會進來,他只能靠一個小洞口定時送來的飲食、營養素和藥物生存下去,對他來說,這個小房間就是他全部的宇宙。在這樣的環境裡長大,你認為這個人會覺得自己被囚禁嗎?

閱讀更多

台北租房 6 年,我見識過的奇葩房源

以前在 591 找房子時,就深深驚嘆於奇葩房源的數量,記得有個公寓,整間房是打通的,美其名叫「開放式設計」,廚房、臥室、餐廳、客廳全部共處一室,以家具種類的不同做精神上的區分,浴廁部分用稍高一點的門檻和浴簾與室內其他地方隔開來,雖然能擋住洗澡水往外流,卻擋不住大便時的屎臭。最好笑的是,整個房子的牆竟然都使用了白色磁磚,一踏進去,就好像踏入了一個巨大的浴室一樣,滑不溜丟的,我想應該很好清洗,但是視覺上實在不美觀……